虎年访虎将30多年前,他为何建议把全

白癜风病发病原因 https://m-mip.39.net/woman/mipso_4603886.html
        

徐寅生,一看名字就知道是虎年生的。61年前他在赛场上连扣对手12大板得分的虎虎生气,成为一代人的回忆。如今,84岁的他,依然精神矍铄。

壬寅新春,见到这位“乒坛智多星”,先听他聊北京冬奥和女足夺冠,兴奋激动溢于言表。

徐寅生向解放日报·上观记者讲述自己激情澎湃的体育人生,不忘给《解放日报》和上观新闻的读者拜年:“新的一年里多参加体育活动,祝大家身体健康!”

年,徐寅生参加乒坛名宿表演赛。新华社图

电话里与老先生约采访,他说:“你不用上门,我出来,去局门路号的国际乒联博物馆。欢迎你先来参观一下,我们接着聊。”?

冬日上午,终于见到这位乒乓名将,披着一身冬寒、一身阳光而来。“知道我为什么约在这里吗?”他说,“上海是国际大都市,海纳百川。听闻国际乒联正在寻找地方建立博物馆时,上海市人民政府很快与国家体育总局商定,终于将其引进,免费向社会开放,希望能通过你的宣传让更多人看到这个博物馆。”

两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后,记者情不自禁再次踏入展厅,这回看得更细。这里铺展着一项伟大运动的发展历程,中国体育多年奋斗之路,许多优秀教练员、运动员的闪耀人生,还有这位84岁乒坛“虎将”的满满期待。

笑眼弯弯的徐寅生,当年在国际赛场上扣对手12大板时,可是虎虎生威的。上观资料图片

体育像一门通用的语言,冲破重重阻隔,成为全世界友好交流的契机

上观记者:您是如何与乒乓结缘的?

徐寅生:我是从小就喜欢打乒乓的。新中国成立前上的小学,没有操场和体育设施,只能在弄堂里用砖头当网,在地上用粉笔画个框框,自制木头球拍,蹲着打球。真正能在球台上打,还是在上海解放后,国家号召发展体育运动,增强人民体质。像永安百货公司、皮革业工会、上海市工人文化宫等地方才置起了乒乓球台,供职工们来锻炼身体,活跃文化生活。小小乒乓球好多奥妙、欢乐无限,我被深深迷住了,到处“抢”台子打球。

球台上的少年英姿。国际乒联博物馆供图

上观记者:后来,从业余爱好者成为专业运动员,您对乒乓、对体育的感受是否发生了变化?

徐寅生:长大后成为专业运动员,我感觉,体育不仅是属于个人的,它就像一门通用的语言,冲破重重阻隔,成为全世界友好交流的契机。如果说打乒乓球一开始是出于爱好,那么后来进入专业队,我才逐渐认识到这是一种事业,是一种责任。

??我们国家成立初期,由于当时的国际奥委会制造“两个中国”,我国退出,从而与很多国际体育组织断绝关系。国际乒联创始人蒙塔古对中国怀有友好的感情,主动邀请中国加入。我国也把乒乓球作为走向世界的突破口,决定受邀加入,并组队参加世乒赛。有了这样的平台,就可以了解世界上乒乓球技术发展的情况,看到自己的差距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我们的水平有了提高,进入了世界先进行列。

??年,广东运动员容国团登高一呼,誓夺世界冠军。年在德国举行的第25届世乒赛,容国团过五关斩六将,一举夺得男子单打世界冠军。这是中国体育项目的第一个世界冠军,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,世界冠军的大门终于被打开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两年后,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乒赛,中国运动员获男子团体、男女单打三项冠军。国内从此掀起了乒乓热潮。中小学生几乎书包中都带着拍子,到处可以看到他们围着球台排队打球的场面。

上观记者:加入国际乒联大家庭提升了我国的乒乓球水平,也掀起了乒乓热。

徐寅生:乒乓让我们融入国际体育的大平台,也让更多国家了解了中国。北京世乒赛那年,正值中国困难时期,日本组队来参赛。当时有传言说,他们怕到中国吃不饱,自己带了大米来。后来我跟日本选手私下交流,问到这事。他说:“米是带了,但你们的伙食好,根本用不着。”

??那届北京世乒赛闭幕,蒙塔古接受采访时说:“中国运动员取得的成就没有使我们感到意外;中国观众和裁判员的公正,也是我们所预料的;妥善的组织工作,我也早已知道是不会缺少的。你们伟大的人民给予我们这项体育运动的热情,让我们深受感动。”

年,第26届世乒赛中国队首次获得男子团体冠军。左起:李富荣、傅其芳(教练)、徐寅生、王传耀、庄则栋、容国团、张钧汉(领队)、姜永宁(教练)。国际乒联博物馆供图

基辛格与徐寅生国际乒联博物馆供图

体育让人奋进,

让每个人在团队里成为更好的自己

上观记者:您年进入上海队,年第一次代表国家出征第25届世乒赛。2年后的第26届世乒赛,您就成为主力队员。一路飞速成长背后的“秘诀”是什么?

徐寅生:一次次比赛的经历,有输有赢,每一次都是对我的磨砺。第一次世乒赛,是年在德国。我由于胸无大志,信心不足,团体赛碰到困难时不敢挺身求战,单项比赛没有斗志被淘汰,比赛结束后曾写打油诗自嘲。后来经领导、教练、队员们的批评教育,再以容国团来对照自己,认识到存在的问题,我下决心重新开始,从小事情抓起,严格要求自己。队里领导也没有以一次成败论英雄,仍然让我跟随青年队赴罗马尼亚、捷克比赛,让我经受了锻炼。

上观记者:北京世乒赛上,您在男团决赛中,猛扣日本选手星野展弥12大板,这经典一幕至今让许多球迷激动万分。

徐寅生:第一代国手王传耀曾经给我们讲过,日本选手擅长放高球防守。这是绝招,也是阴招。他们引诱对手急于求成发力猛扣,往往会因为失误而影响心理,最终导致全局失败。所以我比较谨慎,不求一板打死。才会出现连扣12板的场景。而星野唯一的指望就是等我扣杀失误。这12大板,打的人辛苦,看的人过瘾。

徐寅生比赛中的反手攻球瞬间。国际乒联博物馆供图

上观记者:您一路见证了中国乒乓球队优秀传统的形成和发扬,感受最深的是什么?

徐寅生:中国乒乓球队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初建队起,非常重视思想教育,要求大家勇攀世界高峰,为祖国争光。在准备北京世乒赛集训期间,要求国内练兵,一致对外。向解放军学习,训练过程中从难、从严、从实战出发,坚持大运动量训练;向中国登山队学习“无高不可攀,无坚不可摧”的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精神。

??我觉得,我们团结一致、为国拼搏的心是相通的。体育让人奋进,让每个人在团队里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??做运动员时,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,当数破解日本队的“秘密武器”。

??就在北京世乒赛开幕三个月前,我们从匈牙利队选手那里听说,日本选手发明了一种攻击力很强的“秘密武器”———弧圈型上旋球。不久,日本的乒乓球杂志也对这种新技术做了介绍,并称日本队将用这一“秘密武器”再度称霸世界乒坛。

??这个动向引起了中国乒乓球界的高度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xjujiatang.com/ppmx/ppmx/16124.html


当前时间: